吃撑了orz

远古生物


有人喜欢我的作品真的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事情了!!!!

圈多随性,
更文随缘,
cp随意,
是道家还是佛家我也不知道✋
看看就行别关注,
十年不更一次lofter【bushi】

【瑞嘉】一架钟情。(完结啦!♥)

*感觉在评论区传超链接还不如大家来我主页翻orz
如果真的喜欢的话就来我主页就可以了!我不会更日常之类,只会发表作品的qvq

*给大家阅读造成困扰了十分抱歉!会吸取教训的!

*有什么好意见或者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欢迎指出来,感谢每一个观看的小天使!





——————————————————

“哈哈哈哈哈哈哈,不错嘛格瑞!你怎么…!”

嘉德罗斯话还没说完就一个低头躲过身后一个偷袭者的攻击,格瑞也顺势挥手把板砖直接向对方面门招呼过去,

“你怎么会过来的!”

“……”

小巷子的狭窄上空是遮不住的碧蓝,像最美的海,又像玻璃制的风铃折射的水波,把四周古旧的屋檐也敷上一层光,

是恋人约会的好天气。

格瑞沉默的看着对面因为自己的出现,正在欢呼雀跃的“大龄儿童”,开始有点后悔自己怎么就鲁莽的冲了出来

明明说了那种话,一看这个自大狂就是忘记了。


还好忘记了。

堵在路口的大哥大早已经气急败坏的叫小弟上前冲锋,谁知道这半路杀出来的大帅哥居然和那个脾气差到爆炸的臭小子是一伙,

嘉德罗斯顺势把倒下那个人的武器抽走,像是充足了电一样做出一副“谁都拦不住我”的狂拽样,

“格瑞,这次我可不打算跑,所以,

你也别想跑出去了。”

“我就知道。”

格瑞干巴巴地重复一遍刚刚的话,
却捡起了一边的棒球锥做出防御的动作。

难以言表的悸动在胸腔中不安的跳动着,紧绷的神经加上快速分泌的肾上腺素让这一时刻的分分秒秒都格外清晰,
调整呼吸的声音在脑内回响,

背后传来的是另一个人的温度,

金色的瞳孔金色的头发,留着血的双手,肆意妄为的是无礼的傲慢,由不得别人一丝一毫的抨击,天生的强大,

紫色的瞳孔银色的发丝,平稳举起的武器,宣告的是终结的来临,漠视着别人的一举一动,沉默的蔑视,

吹响只有彼此才听得见的号召,血液翻涌沸腾,挣脱牢笼的困兽,发出咆哮,

只剩下观众的哀嚎与嘶哑的叫喊

唯一可以触摸的只有彼此的心跳

唯一值得观赏的只有彼此的眼神

唯一能够感知的只有彼此的呼吸

此刻战场,只属于彼此。

格瑞总能在嘉德罗斯大意时候补上一击,嘉德罗斯也能在格瑞挡下攻击之间调整自己的气息再发出致命一击,
动作干脆利落,在碰撞声与血花盛放的毫米之间,格瑞与嘉德罗斯感受到的无比的自如与畅快,
这一场战斗不得不说是惨烈的,获胜者简直如同从地狱中释放的恶魔,浑身伤口是披上了的铠甲,似乎连喘息间也带有将一切都碾压殆尽的气势,

眼中对战斗的渴望毫不掩饰的爆发出来,灿烂又残忍,

一片猩红为已经开始泛起橙色的天空呼应,像是提前为太阳的下落抹上最浓的晚霞

契合的天衣无缝,彼此间甚至能不经过任何交流就可以做出下一步动作,
二者的力量融汇到一起,震慑了全场,

带着天生的默契与力量,

这次对方连再次爬起来的机会都没有了。

“给你们时间,赶紧消失。”

嘉德罗斯喘着粗气,第一次这么豪爽的把对方放走,
看着对方跌跌撞撞,或脱或拽的背影把嘴角上扬的更大,
突然感觉有人拉住了自己的手臂,嘉德罗斯转头就和格瑞对视,嘉德罗斯承认有那么一瞬间自己心脏骤停了,这次他不能再像上次课间那样故意转移视线,
格瑞那双好看的眼睛已经把他锁定了,而他也不想再移开一分一毫,

格瑞依然面无表情,可眼中仿佛浮起了更多波澜

“老师说了,让我管住你。”

“啊?”

嘉德罗斯懵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格瑞是在回答刚开始他的提问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格瑞你真的是太有意思了!居然摆着成年人的脸说出来这种小学生的话!”

嘉德罗斯笑的直不起腰来,

格瑞依然是一副冷漠的扑克脸,全然不顾笑的花枝乱颤的嘉德罗斯,把校服脱下来捂住嘉德罗斯受伤的手便迅速转身走出了小巷,

“回家了,警察该来了。”

“我们可还要分个胜负啊!下次地点就约这里吧?!”

“……神经病。”

“什么格瑞你再说一次?!”

“谁管你。”

“啊!!!!?我shdicmdidedkd……!!!”

……

落日倾斜映衬的,是两个归家的身影。

——————————————

学校里

丹尼尔“校服呢。”

格瑞“……”

嘉德罗斯“破校服质量太差了。”

丹尼尔“你要不要我焊个铁的给你。”【死亡凝视.JPG】

“……”
“……”

嘉德罗斯难得的闭了嘴。


【END】

——————————————————

*写的短小还不会传超链接,吸取教训下次全部集一章!最多两章完结!

*我爱瑞嘉!写瑞嘉使我快乐!

*给大家阅读造成不便十分抱歉!orz
下次一定改正!

*谢谢每一个看到这里的小天使,真的非常感谢。
【鞠躬】

【瑞嘉】一架钟情。(三)

*一二章都在评论区!(好像只有电脑能在文章里面发超链接,而我只有手机,很不方便,抱歉!【土下座】)

*注意!有什么问题或者好建议一定要告诉我!

——————————————————

嘉德罗斯不傻,他知道格瑞的话是什么意思,

只是胸腔中莫名的怒火无法再让他和格瑞呆在同一个空间呼吸,

嘉德罗斯一路上都胡乱的捋着头发,让蓬乱的头发显的更像个鸟巢,紧紧拧着眉头与唇,秀气的脸上积满了恼怒焦躁,
在教室里那副无所畏惧的狂妄形象荡然无存,

嘉德罗斯闭上眼睛都是刚才的画面,

没完全下落的斜阳散发的光线居然是白色的,让嘉德罗斯觉得跟白炽灯的光线一样僵硬冰冷,为格瑞的身形勾勒上一层银边,那一头特有的银白发丝是霜降夜里的白月,墨黑的头带下是专门打理的刘海,

而刘海间的双眼是最纯净的紫水晶,

暗暗跳动折射着光线,却也泛着水纹,不是那天打斗时的活力,是另一种安静又沉稳的隐忍,居然和平时的冰冷也有所不同,埋藏着遮掩着,不知道平稳的水波之下有着怎样湍急的暗流,
高耸的鼻梁,像用最好的乳白色和田玉雕刻的脸庞,边缘看得见棱角却也缓和,光滑洁白的肤质配上高挑身材穿上整整齐齐的校服,

如果不是薄唇中吐出那几句话,嘉德罗斯是愿意再多欣赏一番的,

从出生到现在,他嘉德罗斯要做的事情,没有哪件是没实现的,可是这次是他第一次那么火大,

想要他说放开就放开?

不存在的,想都别想。

格瑞的话他一点都不在意,

一点都不。

想罢嘉德罗斯像为了发泄般的用力踢走路边的一个纸盒却险些把自己绊倒。

突然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把嘉德罗斯的思路打断,去路也被阻断

“喂渣渣你挡路了。”
对方不为所动,嘉德罗斯抬头,就见一脸匪气的彪汉冲背后喊到

“就是这毛头小子?!”

嘉德罗斯日常遇到这种事情也不在少数,毕竟因为性格原因招惹的人可以环市三圈半,但是大多时候他都懒得打,扔给雷德祖玛或者自己一溜烟就跑了,
毕竟浪费时间又浪费体力,
他没心情和这群渣渣交手,

而今天为了听格瑞那一堆废话,让雷德和祖玛先回去了,

这次,嘉德罗斯也不想逃走。

“来的正好,一群渣渣,我现在很不爽,没有时间给你们反悔。”

嘉德罗斯说罢直接走进身边的暗巷中,把校服,书包脱
下甩到一边,
轻蔑的眼神仿佛什么都不看在眼里,嘴角又恢复了往日的弧度,

“来啊。”

————————
格瑞拎着书袋,一步一步向家踱步,

什么情况,那个自大狂妄的神经病,可能以为他在开玩笑吧。

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就走了?

“诶,多叫几个人,老大那边据说人手不够了。”

“他们发消息说嘉德罗斯就像发疯了一样,来一个打一个,没用武器居然也把20几号人打的爬不起了。”

“哇不是吧哈哈哈你也要掺和一脚?可别哭着回来啊?”

“怕什么,我们人多,他体力差不多透支了吧,老大可是计划了很久,没加入的人可是会被……”
……

几个穿着常人无法欣赏的夸张独特服饰,还背着一个不知道装了多少“工具”的背包的青年兴奋的磨拳擦掌,都觉得自己能和这个招惹了自己老大的人过过招,

很明显,每个都市中宛如地下老鼠一般的存在,无业流氓地痞。

格瑞就和他们擦肩而过时
仿佛听见了“嘉德罗斯”四个字,便默默尾随在这几个人后面,
格瑞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只是多少有些不安,本来这些都已经是与他都是无关的事情。
刚刚认为一切都断开的念头早已抛之脑后,
虽然不知道真的是不是嘉德罗斯却还是强烈的想去,

格瑞在穿梭的过程中又感受到了自己的内心的快速跳转与急促的呼吸。

——————————

“啧,不想住院就别站起来,傻子。”

嘉德罗斯捏着一个小混混的衣领,嘴角扯起的弧度显得残酷可怕,白衬衫上沾染的不知多少人的血迹,脸颊上也有没抹开的血迹,双眼中充斥着的除了混乱的怒意
还有疯狂,
调节着呼吸与动作,身体间的协调配合让动作干脆利落,仿佛是一场最美的表演,
所有的不解和愤怒,都发泄到对方身上,不管是两个人,三个人,还是四个人,
最后都能因不同的伤倒在嘉德罗斯脚边

嘉德罗斯天生嗜战,也天生善战。

且愈战愈勇,

像是捍卫领地的雄狮又像是战场上厮杀的君王。
敌人的嘶吼像是提醒自己再一次爆发的号角。

只是,这次嘉德罗斯并没有酣畅淋漓的感觉,只是觉得更加的疯狂,
只有和格瑞在一起才会有的感觉,被格瑞注视时才会有的感觉,根本找不到,
这让狂躁的内心跌入了孤寂冰冷的深渊。
也让目光变的更加凶残与漠然,

如此依赖于一个人让他感到恐慌,有依赖就有软肋,
也许,格瑞的方法是对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

嘉德罗斯的双手开始微微颤抖,他并不是没有受伤,只是衣服上不知是他的还是谁的血迹把伤口遮了起来,呼吸在渐渐紊乱,汗滴也加快了落下的速度
双拳上因为击打太用力与太多次而出现伤口,唯一不变的是那虐杀者般的眼神与紧绷的身体,

体力逐渐不支,

嘉德罗斯眯了眯眼,这次的对手虽然一个个弱的要命,却没完没了,不免的让自己感到烦躁

因为小巷的狭小空间让扑上来的人最多只有四五个,嘉德罗斯四周早就横七竖八的躺着一圈,

“他体力透支了,快上,这次别让他走出这条巷子。”
领导者得意的叫喊,

嘉德罗斯最烦的就是这种游刃有余的态度,

“想让我留在这里,你们还没那个本事。”

就在又一次到来的混战之中,嘉德罗斯越来越感到力不从心,加上内心的混乱思维影响着判断,嘉德罗斯觉得这次自己得栽在这儿了,

突然间,
嘉德罗斯背后出现一道人影,

“糟了,躲不开了。”

嘉德罗斯如此想着却依然奋力转身抵抗

嘭——!

沉闷的响声回荡在小巷上空,那是击打被肉体包裹着的骨骼时特有的声音,

在场的所有人都因此而动作骤停,目光聚焦在那个声音的发源地,

嘉德罗斯此刻惊讶的瞪大双眼,眼中因为对面的身影而燃起欢快跳动的火苗,

怎么说呢,

像小孩子圣诞节收到了圣诞老人的礼物,
像航海家发现了新的大陆,
内心泛起波涛汹涌的欢乐狂潮,把一切胡乱思考都冲散。

此时此刻,
在众人的注视中,格瑞依然和平时一样,冷酷淡漠,抿着唇仿佛要去拍平面广告,
因为自带的美颜滤镜让他比别人更闪烁,仿佛要迸出几颗小星星,
如果不是周围那异常惨烈的战场与自己手中的板砖,真的让人觉得他有一种来错地方的感觉,

刚刚的闷响,
是格瑞把板砖劈到现在已经躺在地上的某位的脊背上

板砖虽然接地气,可是确实很好用。

“嘉德罗斯,果然是你。”

——————————————————
抱歉明明是说昨晚上发的可是忘记了orz

【瑞嘉】一架钟情。【二】

*第一章在评论区,第一章在评论区,第一章在评论区
(没肉的,只是还没学会在文章里面放超链接orz)

*依然是ooc预警,太严重直接告诉我我会删掉,欢迎小天使提建议!

*谢谢点开的小天使们!♥

*话说谁能教教我在文章里面放超链接orz,不可能每一个前章提醒都放评论区啊QwQ

——————————————————————

“可以啊你们,能耐到打一架就把排水管打个对穿啊?”

丹尼尔敲了敲桌上学生会的反应报告,一副“我一点都不生气”的样子,

“格瑞,你也是,让你和他同桌是好好管管他,你看看现在的校风,要跑偏出亚洲了吧?”

“……”

“……嘁,学校设施质量真垃圾。”

“嘉德罗斯同学你再说一遍?”
……

最后嘉德罗斯理所当然的被丹尼尔多加了四千字的检讨,

这次格瑞和嘉德罗斯可谓是一战成名了,学校里甚至流传成了校霸第一第二大战三百回合,教学楼后院血流成河,学生们日益胆战心惊,老师们心酸无奈痛苦叹息,破个排水管硬生生掰成了核弹爆炸,地球大陆快速位移,人类存亡在此一举

的程度。

嘉德罗斯当然不是理这种东西人,他甚至还有点享受的意思,

可格瑞不一样,本来是想抽离,却发现越发的靠近,让格瑞心里感到不安与焦躁,当初也许是精疲力尽了没察觉也许是太过观察体会对方,
这次格瑞真的不知道学校排水管什么时候被弄坏的。

他是想要一个安静的生活,但是一切都在那个傍晚全部改变了。

这次,是自己失误。

格瑞这么想着缓缓叹出口气,旁边依然是在含着笔苦思冥想怎么写检讨的嘉德罗斯,

金色的发梢随着嘉德罗斯的咬笔动作频频摇晃着,亮晶晶的感觉像发丝间藏了几颗星星,嘴里含含糊糊的还在咒骂着老师的“不近人情”,浓密的金色睫毛也浅浅盖住瞳孔,一副困乏的样子,
似乎是注意到格瑞的视线,嘉德罗斯也抬眼看过去

和格瑞的视线撞个正着,

格瑞也因为这个措不及防的视线接触,心里面突然有一种漏跳一拍的感觉,移开也不是盯着也不是,感觉心脏仿佛从漏跳那拍开始就再没整齐跳动过,还有要加速的意思,还好自己泰山崩于前不改色的设定让自己没露出破绽,

就像被神秘的远古猎食者锁定一般,紧张不安,那双亮闪闪的眼睛仿佛什么都看得见,让格瑞无所遁形。

一个含着笔趴在乱糟糟的书桌上,一个环着臂挺直坐在收拾的一丝不苟的书桌前

两人就这么尴尬的保持着对视,

直到盯着自己的那双鎏金色瞳仁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匆忙移向了别处才结束。

“怎么?还想打一次啊?”

嘉德罗斯别开脸还不忘刺激一下格瑞,
格瑞一声不吭,但是心里面的烦闷更加浓厚,叫嚣着把他包裹的越来越紧,以至于窒息,

他知道的,硬碰硬是嘉德罗斯最想要的结果,

他知道的,自己所渴求的是平静的生活,

他知道的,不让自己困扰的方法,

可是心里面的不甘,是对那次余晖中闪亮双眸贪婪的怀念,
甚至于让自己有所依赖,
让自己苦恼,焦躁,烦闷,疑惑,

甚至是痛苦。

格瑞从来都不曾料到,自己也会有这样被动的一天,现在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下一步会做什么,自从那次一战,自己主动越过了引以为傲的名为“自律”的界线,一切都变的失控,
希望再一次看见他的目光,倾听话语,触摸呼吸,
心脏也还没从刚刚的目光交接中恢复平静,

居然是对自己最讨厌的家伙,

格瑞在心里很清楚自己是什么情况,可是不想承认,矛盾尖锐混合在一起,只会让感情与理智纠缠的越发混乱,让自己越发痛苦,
说来可笑,一切的起始,只是因为一眼,那天的那一眼而已
唯一脱离出来的方法,只有主动认输,逃开。
虽然很懦弱,但是很有效,

这是格瑞一直以来的理智与凯丽的启示告诉他的唯一解决方法,

想要退出,

从来没有一个人,让自己内心变的如此奇怪,懦弱也好,恐惧也罢
也许从第一次的那次接触开始,都是错的。

不想再被这么奇怪的心情左右自己的思维。

于是,
在放学后,教室里只剩两个人的身影。

太阳还未开始西沉,散发的光芒是奇怪的白色,从窗口闯入,折射出的光线竟让格瑞觉得有些冰冷

而这次是格瑞主动开的口

“嘉德罗斯,比赛,是我输了。”
“所以别再闹了,适可而止吧,你我都不再年幼了。”
“完全不明白这么做究竟有什么意义。”

格瑞是行动派,往往能在变事态严重时候快速做出反应,
本来是那天夕阳下就该说出的台词,如今在寂静的教室角落念了出来。
而这次,虽然做出来了正确的抉择,还是感到无助孤独,

“你不会是因为老师骂几句就来这里牢骚吧?”
嘉德罗斯挑了挑眉毛,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不是。”

……

紧接着让人难耐的沉默,
似乎连教室的刻钟每一秒移动都像重锤击打着地面,发出冗长令人烦躁的声响

“谁管你。”
狂傲又任性的语气。

嘉德罗斯和往常一样,把背包甩到一边,头也不回的跨出教室门,依然是那样有气势,

只不过这次的步子比前几次都更急。

——————————————
【待续】

*下一章今晚上发出来!依然无比短小2333_(:з」∠)_

*谢谢观看。

【瑞嘉】一架钟情。

*ooc预警,但是如果太严重,只要有一位小天使说出来,
我都会改正!太严重会删除的!没事的尽管说吧!

*校园pa!cp【瑞嘉】!双方都是已经成年了的设定啦!

*错误很多的,希望包涵和欢迎指出!我会注意和认真改正的!

*只要有一位小天使看了,都是我最大的荣幸!如果不合口味直接退出就可以了!owo

*是甜的唷w♥

开始吧!
————————————————————————

同桌摩擦,常有的事情。

但是像嘉德罗斯和格瑞这样的,整个学校的同学和老师表示,真的是头一次见。

不是没想过换座位,可是嘉德罗斯的每一任同桌,一周之内都会有血光之灾,

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是谁干的。

单人坐吧,嘉德罗斯又不要,认为无趣,有几次还翘课了,找了半个市,发现在隔壁雷德的班里面,
雷德的同桌早就被收买请了病假,
嘉德罗斯就悠哉悠哉的鸠占鹊巢。

现在好了,来了一个嘉德罗斯认为很有趣的格瑞。

“格瑞,来打架啊!”
“……”

“格瑞!怎么样!要和我比谁先抢到学校的炸鸡腿吗!!!”
“……”

“格瑞!你渣渣发小太碍眼了,我要清理掉。”
“……”
格瑞冷静地拨通了德育处的电话。

“格瑞!你的牛奶被我扔了。”
“适可而止,嘉德罗斯。”

……

起码从打架变成了约架。
旗鼓相当的对手,造成的伤亡次数也是减少了。

————————————

格瑞也很无奈,他并不是没脾气的人,
相反,他脾气其实挺大,

但是遇到嘉德罗斯,只能装没脾气。

硬碰硬是嘉德罗斯最想要的结果。

“啊——那这样不就好了,你和他打一架,然后故意输掉,不就有理由让他不烦你了吗?

“哇啊凯丽好聪明!!!”
金在旁边疯狂捧场

格瑞站在另一边陷入沉思,看来,只能这样了。

————————

那是嘉德罗斯活到目前为止最开心的瞬间。


“我接受。”

“我就知道,呵,你这种胆小鬼总这么浪费……啊…?”

“放学教学楼背后。”

嘉德罗斯认为自己今天运气那么好,就应该去偷丹尼尔的光圈。

此刻,被称为告白圣地的教学楼后院变成了战场。

在棍棒挥舞之间,格瑞才能把目光尽可能的停留在嘉德罗斯身上,

日常他总是避开或者无视掉那充满嚣张的金色。

但是现在不得不时刻观察嘉德罗斯的神态与动作,让格瑞第一次真真切切的看到了嘉德罗斯。

在男生里面算是娇小的身材,
抬腿时候裸露的脚踝,双腿匀称的曲线,飞舞的衣角,露出的小腹
因为动作剧烈而塌到臂弯的校服此刻像是战袍,
开着的衬衫领口日常看上去虽然不羁,但是此刻因为击打而忽近的距离,能让格瑞以身高优势直接看空,甚至还能看到锁骨上的汗珠,
因为刚刚成年而凸起的喉结,
再向上便是洁白的皮肤衬着因为剧烈运动而微微发红还有点婴儿肥的脸颊,
双唇上扬 ,轻轻喘着,表达了主人对目前的满意与兴奋,
因为想特别而贴上的星星贴纸,
乱糟糟还过长的金色刘海之间,是仿佛最明亮的星辰升起之地,闪闪烁烁,带着特有的活力与霸道,
那里充满了比太阳还炽热耀眼的光线。

那里是嘉德罗斯的双眼。

落日的映衬为那个露出纯粹兴奋与快乐的人披上一层金纱。
不是要去祷告的那般圣洁,是在战场上厮杀的武神,
豪放不羁又耀眼。

纵使被污泥沾染也显的更加强势与狂妄。

格瑞有那么一瞬间失神,他以前,怎么没仔细看过嘉德罗斯?

“喂!格瑞,难得的打一架,想放水?”

同样带着狂妄的少年嗓音让格瑞注意到了那雪白的虎牙,

一阵刀光剑影,时间也在分分秒秒之间流逝

最终因为两人都体力耗尽为这场战斗画上休止符。

格瑞发现自己错过了放水的瞬间,
却不知道为什么内心中有着隐约的庆幸。

嘉德罗斯在一旁调整着呼吸看着格瑞的背影,突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和自己相差无几的力量,靠近中感受到的急促呼吸,
战斗中那垂下来的银丝随着对方的动作也飞舞着,带着说不出的潇洒,

曾经冰冷严肃的紫色眼瞳,在那一刻仿佛焕发出活力,在余晖中被折射出最美的光线,宛如世间最昂贵最完美的宝石。
就算透露出的是焦灼与怒意,都是异常的好看

最重要的是,格瑞的目光毫无遮拦,认真仔细的看着自己。

嘉德罗斯居然有一点幸福感,

他发誓,就那么一点点而已。

“这次,我们平手。”
嘉德罗斯带着一种意犹未尽的意思,



格瑞微微侧目,像是没有听到又像是默许。

————————
【待续w】

依然如此短小orz

谢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qwq

后续会很快发出!然后章节会在上面做补充,不用关注我的!!!
【虽然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因为这个关注我,不过还是说一声otz】

谢谢观看!【鞠躬】

【瑞嘉】泪(私心tag_(:з」∠)_)

*一直想写哭戏然后我就写了!!!啊,ooc什么的能吃吗!!?
*一把刀一把刀一把刀!!!
*ooc实在太严重了就告诉我我删掉!!!orz一个人说我就删!!!
*新手才来就写这种东西就是找死!
*就算有一个人看我也开心了。

没了_(:з」∠)_

我们开始吧!
———————————————————

格瑞从来没见过嘉德罗斯哭,
也从来不知道什么事情才会让他哭。
这也是格瑞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过他哭。

听雷德祖玛说的嘉德罗斯一直都威风凛凛,就算有失意受伤时候,也不过是啐一口皱皱眉,严重点也就是失控大骂,总之他能很快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然后一如既往的目中无人放出狠话,继续兴奋的投入到战斗中,纵使两败俱伤也要让对方先自己倒下,

就仿佛圣空星就没为他们的神制造泪腺一样,

起初格瑞也是相信没有的,

可如今名为泪的液体不断从那已经发红的大眼眶中冒出来,就好比一股新钻出地面的小溪,潺潺流淌着,澄澈又跃动,鎏金色的眸子映的溪流星光点点,水影也让眸子更加的闪烁,

又如一颗璀璨夺目的流星划过轻起波澜的海面。

可是这双眼中透露出来的不是怯懦或者害怕,
双眉促在一起,
纯粹的怒意,
这双漂亮的眼睛赤裸裸地直视着格瑞,没有一丝一毫的躲闪逃避与遮拦
别人流泪是示弱或者痛苦,而这双泪眼的主人却仍然带着他那平常不可一世的傲气与霸道

他双手仍是紧紧揪着格瑞的衣领,眼睛也紧紧跟着格瑞的双眼,
只不过泪水已经越来越快的下坠,打到格瑞脸庞上与衣领上,这让格瑞觉得已经是算一场小型的暴雨了。

这次格瑞难得的想抚摸对面那曾经惹的他几近崩溃的小圆脸庞,用指尖轻轻扫过他的眉梢眼角,用指腹拭去不断冒出的泪水,然后温柔的在被泪水浸染的小星星贴纸上落下一个吻。

可是他实在是没力气了。

胸口被创世神剑刃贯穿的伤口已经感受不到疼痛,血液早就在身下形成了一片小型的湖泊。

仿佛隔了一层最优质的屏障,嘉德罗斯对自己的咒骂也模糊起来,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愈来愈慢的心跳与正在流失力气的身体,除了无底的寒冷,

他此刻能注意也是只能注意的只有嘉德罗斯不断从下颚滴落的水珠与那双亮闪闪的琥珀色瞳仁

在连周围都仿佛进入了万花筒一般五颜六色时,格瑞脑海中剩下的想法只有

“哭起来居然是这样的。
还是笑起来好看。”

“你可别死了。”

……

“你怎么说的!!!这次完了要好好陪我打一架!你他妈说话怎么不算话!?”

“妈的格瑞!!!你怎么可能躲不开那种垃圾的攻击!?你是白痴吗!???回答我啊!!!?”

“喂!看着我啊!!!”

……

任凭嘉德罗斯再怎么咬牙切齿地咒骂叫喊,也唤不回那渐渐溃散的紫色瞳孔一丝神志,

在那对瞳仁彻底失神时,嘉德罗斯慢慢松开紧紧扯住对方衣领的手,

“是伪造神又怎么样?不是真正的神,不能让他的伤口奇迹般的愈合,

纵然可以拥有一切,也再也等不到想等的人了。”

松开的手转而握住了对方已经开始丧失热度的双手,
将额头抵在对方额头上,
将双眼紧闭,
像是为了完成一场虔诚的祷告。

“别死啊……”

难得的软弱,可对方再也无法知道了。

随着金色的眸子再一次出现,消失的有刚刚语气中透露的软弱与双眸中渗出的泪水。

只有更胜的怒意与疯狂。

系统的回收让嘉德罗斯手中紧握的另一双手一点一点的消散,只剩下残存的温度。

“我会让神付出代价。”

……

战场上的嘶吼从未终止,此时宛如战鼓擂擂。

踏破所有虚空。

若一去不回,

便一去不回。

————————————————————
[END]

PS:很短小啊!
第一次写如果不对的或者ooc欢迎指出!(再一次说x)结尾这里是采取了大圣闹天宫的段子x
是在网易音乐的评论区看见的!曲子叫【Victory】
前久就看见现在觉得很合适了!!!
下面见原段▼

【 “大圣,此去欲何?” 
“踏南天,碎凌霄”
“如若一去不回……?”
“便一去不回!!!”】

望观看愉快!
【鞠躬】

根本没法上色的两只嘉喵螺丝(。

我不喜欢太干净的人和事,精神意识上的那种干净,那样总感觉是有什么遗憾。
虽然是很耀眼,一点毛病都挑不出的完美。
就像被神选中了一样的完美。
一尘不染。

可能是那种美很容易腻,没有新鲜感。

也可能是我自己在污浊里面太久了,
再也没办法喜欢上那种干净的耀眼的完美了。

【看见我哭的人都得死】
悄咪咪投一个
ooc严重的嘉嘉(。)
画风辣鸡,字丑,不知道长条加载得出来不。。。